进军三四线城市和县乡市场是互联网创业者的新方向

互联网创业“上山下乡”:带她穿越繁华世界

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,在一二线市场基本被巨头压榨的背景下,中国互联网创业需要“上山下乡”扩大中小用户群体市、县和农村。所以我该怎么做?

低龄、低学历、低收入、网吧、游戏,再加上一点点“农村科技服务体系”用于成果项目,这是很多人对中小城市和县互联网行业的印象和乡镇。这是真的吗?

变化已经很明显了。好消息是,手机正日益成为中小城市和县乡网民的主要上网终端。平板电脑让不了解 Windows 或键盘的用户可以轻松使用。网络视频的海量,终于拉动了技术素养落后的中年群体。来到电脑前。

还有一些不太乐观的变化:一是从年龄结构来看,农村地区的老龄化速度甚至超过了城市。 2011年,新华网援引“全国农村老龄化高峰论坛”数据称,中国农村人口老龄化水平已达到15.4%,比全国平均水平13.26%高出2.14个百分点。在当地的一些县、乡甚至小城市,中小班级的不断缩减,也提醒着未来“青壮年”的下降趋势。

从长远来看,这些地方能否继续保持这么多“低龄”网民,我们不得而知。网吧青年为互联网公司的业绩做出了不小的贡献;对于华丽的QQ秀等“潮流”单品,这个市场的年轻人也是主要的购买者。

另一个变化是城乡数字鸿沟继续扩大。 CNNIC中国农村互联网发展报告指出,截至2011年12月末,城镇互联网普及率为54.6%,农村为20.7%,差距33.9个百分点; 2007年,两者的差距仅为20.2个百分点。

数字鸿沟的扩大,一方面是由于基础设施投资的差异,另一方面是大中城市互联网商业模式和应用服务的蓬勃发展,但在小和中缺乏突破。中等城市县和农村市场。当然,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非一二线互联网业务拓展的必要性。

然而,中小城市和县总是对外部变化感到好奇。这为创业者提供了无限的机会。

面对大众媒体塑造的都市梦想,越是落后的地方,就越是渴望外在的潮流,希望自己能被这股潮流所认可。他们更愿意购买带有身份状态和视觉标签的产品。只要他们有正确的需求,他们往往比一线城市的消费者更愿意支付和支付更多。

微博上有一段话,是对爱主的总结:“如果你还没有深入地涉足这个世界,就带她去读繁华的人生,如果你的心是沧桑,就带她的旋转木马。”对于心系沧桑的一线城市消费者来说,简约、小清新的需求旺盛;而对于未涉足世界的非一二线城市消费者来说,他们需要的不一定是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物美价廉。

了解和引领需求前瞻性,消费者沟通是第一步。然而,非一二线市场的消费文化,让高科技行业的创业者感到“难以沟通”。

我爸不容易沟通。例如,他不喜欢拨打中国移动的客服热线。如果有什么问题,我经常让我帮他解决。在各种国企服务不靠谱的背景下,中国移动的客服小姐应该是独一无二的,也是非常敬业的。,但爸爸就是不想打架。后来才发现,主要是客服小姐姐说甜甜的普通话。我的家在一个远离普通话发音和词汇系统的地方;对于已经年事已高的父亲来说,用普通话和女接线员交谈总是觉得太麻烦和太正式了。

可见,阻碍用户使用的往往是意料之外的小问题。创业者若想“上山下乡”突破大中城市的市场边界,必须承认:永远不要认为自己对市场了解得足够多,就像不认为自己对自己了解得足够多一样。父母。


评论回复